我的网站

全国免费热线: 400 3232 5678
导航菜单

通信新闻

今天你如何和远方的他交流?20世纪改变世界的通讯技术

 在19世纪,通讯技术和交通方式的各种重大变革(如轮船、铁路、电报等)使得世界上的联系更加紧密,但是,人们生活的某些方面仍然未受什么影响。而在20世纪期间,各种获得定型的通讯技术和交通方式(如电话、无线电、电视、电影、汽车、飞机、因特网)等所具有一个巨大的特征,则在于它们改变了数十亿人的日常生活,扩大了人们实践活动的范围和获取信息的途径。这些新的技术使得信息在发达国家的传播变得更为民主化,到大约1975年时,发达国家内部富人和穷人之间在获取信息方面的差异已大大缩小。然而与此同时,由于这些技术赋予其拥有者以财富和权力,从而又进一步加大了世界上富裕国家与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到2000年,美国经常使用因特网的人数约为其总人口的60%,在韩国约为35%;而在巴西却只有6%,尼日利亚更少,连0.1%都不到。在本章结尾部分,我们还将回到这一问题上来。

 
大体上讲,通讯交往的技术革新有三次高潮。电话的发明,虽然是在19世纪70年代,汽车在19世纪90年代,无线电大约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但是迟至20世纪20年代,这些发明才得以广泛传播开来,而且主要是在美国国内。后来才陆陆续续地传播到世界各地。第二次高潮兴起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当时在美国,电视(发明于20世纪30年代)和商务航空已经司空见惯,不久以后,其他更多的国家开始对它们习以为常。就像电话和无线电一样,飞机运用于商业目的之前,首先是在战争中得到充分运用,并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三次高潮即网络计算机的应用。网络计算机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但广泛应用则是迟至20世纪90年代的事情了。所有这些技术交互作用形成了许多网络,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虽然初始之际,这些技术尚不易为人们所理解和掌握,但一旦真正为人们所理解并掌握,就会得到迅速传播。如果大多数人都没有用上电话,仅一人有电话,意义并不大;而一旦许多人都有了电话,而唯独一人没有,那可就远非意义大不大的问题了。同样,在加油站和公路出现之前,拥有小汽车没有什么意义,而一旦有了加油站和道路,对于能担负得起的人来说,想要拥有一辆小汽车的愿望则是不可遏制的。所有这些新的技术,一经产生便迅速改变了处于世界性网络之内的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些新技术不但增强了交通的密度,也提高了交通的速度。
 
 
所有这些变化(以及像报纸的大量发行等等)带来的累积性影响就在于,270它使人们去面对各种新的信息、新的印象和新的思想认识;也使得更多的人比以前更迅捷、更频繁地去更远的地方旅行。这既使人迷惑,同时也极具诱惑。它吸引着人们产生遐想:他们所生存的环境不再是一成不变的了,而是完全可以改变的——通过移民、变革、教育、努力工作、犯罪,或是其他主动行为。借助于无线电、电影,特别是电视,饥饿、无知的人们(准确或不准确地)看到了那些比他们更幸运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这一情形,同大规模的城市化一道,既能激起人们的抱负和追求,也会产生怨恨与不满,从而为一系列政治运动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无线电、电影和电视还带来了另外一个重要后果,这在政治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它们使那些能言善辩的演说家能够打动数以百万的听众;这些演讲家们以饱含激情的语言来表达他们的激动、愤怒和权威,从而比以前更加容易发动广泛的政治运动,在那些借助于无线电广播而颇具影响力的政治家中,有德国的阿道夫·希特勒(1889—1945年),美国的富兰克林·罗斯福(1882—1945年),以及埃及的加麦尔·阿卜杜拉·纳赛尔(1918—1970年)。而许多成功的政治家也都是通过无线电广播或者电视传媒而一举成名的,其中颇为著名的有阿根廷的爱娃·庇隆(Ava Peron,1919—1952年),她作为一名演员所获得的知名度,为她自己及其丈夫(胡安·庇隆,Juan Peron)的政治生涯增添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力;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1909年出生)作为一名演员在电视上成功塑造的形象,也确保其在竞选中获胜。大约一代人以后,媒体则很难加以利用了,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听众变得更加世故,部分原因在于太多的政治家已掌握了这一基本技巧,以致没有哪一个人能够轻易地超越其他竞争对手。当这些新的通讯技术最初为社会所采用时,也许能够更容易地操纵民众——当然是争取他们的支持;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它们也许会产生相反的效果,使得国家政权更难以控制信息及广大民众。